落魄的唐伯虎最终还是去了帝都…睡觉

摘要: “十里桐阴覆紫苔,先生闲试醉眠来。此生已谢功名念,清梦应无到古槐。”

10-13 01:00 首页 画游记

首都博物馆今年新开了一个展,叫做《翰墨载情丹青传心——首都博物馆典藏书画精品陈列》,有这种底气的博物馆可不多,何况还有黄庭坚呢。

这是北宋黄庭坚的《草书腊梅三咏》。这个卷子绢已经非常旧了,除了草书正文,前后还有黄庭坚自己写的行书说明。草书很多字我都不认得,何况是黄庭坚天马行空一样的草书呢,我是对着释文才通读了一遍的。此卷是民主人士章乃器先生的旧藏,十年动乱时被抄走了,康生一见是真迹,给5块钱就拿走了。

沈周的《桐荫濯足图》,尺幅非常巨大的青绿山水人物轴,要是拿去故宫参加青绿山水展,其实非常适合,至少可以替代一幅仇英的,故宫挂的仇英有点多。

吴伟的《渔父图》,画一个钓鱼翁站在岸边翘手等待鱼儿上钩。属于吴伟浙派粗放风格的作品。

王鉴的《仿白石翁墨山水图》。王鉴这幅仿沈周的笔意还挺像的,尽得文人画的趣味。

这个展还有很多精彩的书画,如文徵明董其昌的书法,四王八怪的画等等,就不多说了。首都博物馆开放到每天下午的5点,到点前都不见展厅的工作人员赶人,这个值得点赞。

要介绍的另一个展是北京画院美术馆的《笔砚写成七尺躯——明清人物画的情与境》。画都是从故宫、上博、津博、南博借的,但策展很好,能拿来这么多藏品,也非常有面子。

这件唐寅的《桐阴清梦图》借自故宫,可以说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文人画了,诗情与画意达到了高度的统一,笔墨也潇洒极了。题诗曰“十里桐阴覆紫苔,先生闲试醉眠来。此生已谢功名念,清梦应无到古槐。”既用了南柯一梦的典,又表达了自己看破尘世的决绝,叫人唏嘘不已。

吴伟的《柳岸闲步图》,借自津博。画风跟上面的《渔父图》类似,浙派风格。

吴伟的《武陵春图》,借自故宫。这则是吴伟的另一种白描面目,跟上图大相径庭。吴小仙的这种人物白描线条细如毫发,不愧神仙美名。武陵春是江南名妓,传说她与傅生相爱五年,后傅生获罪被徙,慧贞倾其资财营救不得,竟忧惋成疾而死。

清代佚名的《王鏊像》,借自南博。王鏊官至户部尚书,相当于财政部长了,是苏州人的骄傲,应该也是唐寅这些年轻学子的偶像。后来唐寅身陷囹圄,王鏊还写信相救。

清代顾见龙的《吴伟业像》,借自南博。吴伟业是清初降臣。顾见龙则是肖像名家曾鲸的弟子,这件还是画得很生动的。

明代张路的《杂画图册》,借自上博。张路也是浙派名家,人物画学的是吴伟一脉。同展还有他的一卷《淮南王求仙图》。

清代禹之鼎和恽寿平合作的《汪懋麟像》,借自故宫。禹之鼎是清代的人物画大家,此画学曾鲸的习惯做法,由禹之鼎画人物,恽寿平补画山石背景。

禹之鼎的《王原祁像》,借自南博。曾鲸曾为年轻时候的王时敏画了一幅小像,而禹之鼎则为他的孙子王原祁画了这幅,都是一时佳话。

金农的《人物山水图册》,借自故宫。非常好玩的一套册页,第一开画的是“鬼趣墙”,也不知道他的学生罗聘爱画鬼是不是学师父的。

这开叫“昔年曾见”,画的是老相好?页边的“健菴”也题字说,何不把画中人的名字也写出来呢。非常八卦。

金农非常著名的《佛像图》,借自津博。作于他74岁的时候,炉火纯青,形式和内涵都堪称完美。

北京画院美术馆这个展览非常用心,每幅画都有二维码可听解说,另外还编印了精美的小册子,里面有全部展品的清单(这个很多博物馆都做不到),而且还提供饮用水和休息椅,真是个观展的好地方!

●《翰墨载情丹青传心——首都博物馆典藏书画精品陈列》

时间:511日——结束时间未知

地点:首都博物馆

●笔砚写成七尺躯——明清人物画的情与境》

时间:825日——1119

地点:北京画院美术馆


首页 - 画游记 的更多文章: